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她从24岁开始吸毒,8次被强制吸毒,但遇到他们后……

2019-12-08 15:34  来源:硚口公安  责任编辑:叶雨蒙
字号  分享至:

常虹在她的工作室展示她手工制作的包包

戒毒者通常忌讳面对镜头,面对记者采访往往要求隐去姓名,但40多岁的女子常虹是个例外。她情真意切地对记者说:“我是真人真事,就要真名实姓。我的青春被毒品耗尽,曾经8次被强制戒毒,像我这么惨的人都能够摆脱毒魔,我愿意用我的故事让戒毒者看到希望。”

近年来,武汉市全面推行中心戒毒社区,帮扶救助戒毒人员,常虹,是其中的一员。昨日,记者在硚口区汉水桥街中心戒毒社区看到,这里专设了一间常虹手工工作室。明媚的阳光洒进室内,眼前的常虹气色红润,中气十足,很难想像她从24岁就开始大剂量吸食海洛因。

中心戒毒社区是戒毒者的依靠,是摆脱毒魔的心灵家园,常虹说,禁毒民警、社区干部和禁毒社工给了她坚持戒毒的勇气和毅力,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无时无刻不在心怀感激。

当年被初恋男友诱入深渊

硚口区汉水桥街中心戒毒社区是一栋两层小楼,设有毒检室、诊疗室、心理咨询室、会议室等,还有一间常虹手工工作室。一张工作台占据了室内大部分位置,墙角的货架摆放着五颜六色的手工布艺包包,这些都是常虹的手工作品,常虹说:“纯手工的包包市面上很少见,有不少人喜欢,像这种工艺简单的卖百把块钱一个,最贵的那种双肩包能卖到388元呢!”

常虹快人快语,笑声朗朗,记者问:“你介意你的名字和照片曝光吗?”常虹说:“我一点也不介意。如果我的往事能带给其他戒毒者一些力量,我会感到高兴。”

常虹祖籍黑龙江,6岁那年随父母来到武汉定居,住在硚口区,不幸的是,附近就是皮子街,住着不少瘾君子。

1998年前后,手机还很少见,寻呼机是时髦之物,青春活泼的常虹在一家寻呼台上班,拿着让人羡慕的工资,月薪400多元。

那年她24岁。一天,年轻人一起玩的时候,常虹见到妹妹同学的男朋友小Z,没想到小Z对她展开热烈追求,还没交过男朋友的她很快沦陷了。“他长得帅呀,嘴甜,会哄人,”常虹说,“当时年少无知,吃他那一套,搁现在骗不了我了。”

没多久,常虹住到小Z那里。一天下夜班回家,她看到一张锡纸,问是什么。小Z说,这都不知道,这是白粉,海洛因,毒品。“后来有一天我肚子疼,他拿出白粉骗我,说是头疼粉,治百疼。结果一发不可收拾,我染上了毒瘾。”

仅仅几个月时间,常虹发展到每天离不开海洛因,与小Z一起每天吸几包,一小包400元。小Z没钱,常虹上班几年积攒的2万多元钱花光了,只剩下1000多元,那天,小Z被警察抓走,送去强制戒毒,常虹说,“后来我意识到,小Z追我是他的套路,靠女朋友养他吸毒。”

“我的青春被毒品耗尽”

因为吸毒海洛因上瘾,常虹常常无心上班,随意旷工,不到半年时间多次受到严厉警告,她索性懒得理会,丢掉了寻呼小姐的工作。

小Z被警察抓走之后,她失去了毒品来源,“记得那天毒瘾发作了,揣着身上仅剩的1000多元钱,像疯子一样去小Z说过的皮子街巷子里,见到人就问谁有‘货’,傻乎乎的,没想到还真的被我问到了,400元买了一包,但没两下就没有了。再后来认识了一个贩毒的矮子,就跟他在一起,靠他提供毒品。”

常虹清晰地记得,1999年11月份,她第一次被警察送进强制戒毒所,被关了3个月,长胖了。出来之后,常虹决心重新开始新生活,在家里宅了两个月,奈何难忍心魔,空虚,痛苦,渴望,一股邪恶的力量驱使她要往巷子里去。父母把她锁在家里,她钻窗逃出,找到贩毒的矮子,又通过矮子结交更多的毒友。没多久,她第二次被抓,进了强制戒毒所。

“一日吸毒终身戒毒,真的太艰难,我这20年先后8次被强制戒毒,戒毒,复吸,我的青春被毒品耗尽。”常虹不无伤感地告诉记者,这20多年,她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朋友,错过了婚姻。曾经爱过恨过的初恋男友小Z,从吸食海洛因发展到注射,大约七八年前,一针下去,死了。基本上,这是海洛因上瘾者的宿命。

2007年9月27日,父亲意外遭遇车祸去世,常虹突然失去了最疼爱她的人,心如刀割,想起父亲的教诲和期盼,她深感悔恨,再次痛下决心戒毒。

采访中,硚口区公安分局治水桥街派出所专职禁毒民警史开宏告诉记者,戒断毒瘾是很难的,尤其是像常虹这样,既没有强有力的家庭亲情关怀,也没有经济实力支持,而且仍然生活在从前生活的区域,只靠她自己,戒断毒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找到心灵家园重见彩虹

戒毒者不是在孤军奋战,多次被强制戒毒的常虹,一直在禁毒成员单位帮扶的视线内,硚口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女民警谢玲就是常虹的老朋友之一,女民警史开宏如今转任专职禁毒民警,从前她是常虹的责任区民警,她们之间,就像姐妹一样亲热。

鼓励常虹学习一技之长,日常交心谈心,逢年过节上门看望慰问,既是鼓劲,也是提醒和督促,帮她买来书籍,常虹开始学做手工包。她记得,第一次带着几个小包包去摆地摊,没想到还真有人买,那天卖了80多元钱。

2014年起,市、区禁毒民警与常虹对口帮扶。2016年底,禁毒支队组织戒毒人员座谈时,常虹提出开网店、自主创业,禁毒支队赠送笔记本电脑、照相机等设备,鼓励她坚定戒毒信心。

戒毒需要顽强的毅力,毅力需要时时提醒督促和鼓励,常虹拿出手机对记者说:“你看,禁毒干部们专门为我建了一个微信群,叫彩虹桥,里面有22个人,有禁毒民警,我的管段民警、社区干部、禁毒社工,还有市区妇联的大姐,每天聊,有时候很热闹,就像家里亲戚朋友一样,还帮我卖了好多包包。”

这些年来,常虹制作的手工包已有1万多个。在妇联鼓励下,她每年参加武汉市妇女博览会,每次带去的手工包都被抢购一空。此外,她经常参加各种志愿活动,展示劳动成果并介绍戒毒经验。

2017年,武汉市、区两级建立党政同责、齐抓共管的立体化禁毒工作体系,配备1700余名专职禁毒社工。2018年武汉启动中心戒毒社区建设,硚口区汉水桥街中心戒毒社区专门开设了这间工作室,现在,常虹带着5名戒毒女学员学手艺。

“我挺幸运的,走到今天我尤其珍惜,否则太对不起大家,太不是人了。”常虹动情地说,“这里就像我的一个家,这里面有太多恩情,带给我快乐,给了我存在的意义。”

相关报道

“我凭啥要下这个APP?”结果“真香”了!

对湖北夷陵人来说,它是“头条”、是“微信”、是“闲鱼”、是“家”。

被告人李宁、张磊贪污案一审宣判

吉林省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李宁及同案被告人张磊贪污一案。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明天还要继续奋战”下一刻她倒在离家最近的...

10月1日22:11,南通女子监狱六监区民警符雯艳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骑着电动自行车回家。22:16,在离家最近一个路口,她不幸遭遇交通事故,带着未竟的事业和牵挂,因公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