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万里追踪上演现实“毒战”大戏

2020-01-12 21:25  来源:辉南县公安局  责任编辑:黄雨婷
字号  分享至:

初夏6月,连日的小雨给吉林省辉南县这座北方小城带来一丝清凉。城区的某个住宅楼里挤满了人,人群中不断传出抽噎声。

“儿孙们都很好,您就放心的去吧!”家人们站在床前不停的说着安慰的话,可躺在床上的老人却始终不肯闭眼。

“算了,别劝了。她这是在等着见学武最后一面啊!”

此刻,在北京至山海关的某段高速公路上,一辆物流货车飞快的行驶。货车里的两名中年男人一边听着高分贝的舞曲,一边用自制的烟枪轮流吸食冰毒。正在“自嗨”的两人并没有发现,一辆黑色轿车就在不远处紧紧地跟着他们。

轿车里,4个男人死死盯着前面的货车,眼里布满血丝的他们已经不知道在车上呆了多长时间……


发现线索小镇惊现大毒枭

事情得从2019年4月说起。辉南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民警在日常工作中发现一条重要线索:家住通化市的王某明欲从云南购买冰毒运回本地销售。

通化,素有“东北小江南”的美誉,这里山青、水秀、人质朴,鲜有较大类型的涉毒违法犯罪活动。一旦王某明得逞,云南至通化的运毒通道被打开,后果将不堪设想。辉南县公安局禁毒大队队长佟学武迅速部署警力开展侦查。

5月初,在通化市公安局禁毒、网安、技侦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此线索得到进一步证实。经查,王某明与辉南县居民高某合谋,雇佣运输物流的货车司机王某海,以物流配货掩饰身份前往云南采买冰毒并运回本地兜售。


辉南县副县长、公安局长李俊听取了佟学武汇报后,立即指示:不惜一切代价,坚决打掉贩毒团伙、阻断贩毒通道。

很快,一支由精干警力组成的专案组就位,一张正义的天网就此拉开……

万里追踪上演现实“毒战”大戏

案件经层层上报,5月末被公安部列为部督案件。

为避免打草惊蛇,佟学武带领3名专案组成员一路驾车跟踪王某海、王某波,实时监控,收集证据,在6月初到达云南省瑞丽市,并租下王某海二人入住宾馆对面的民宅,轮流监视对面房间的一举一动。6月6日晚,王某海、王某波二人终于有动作了。佟学武一行四人马上跟了出去。


王某海、王某波走出宾馆后与一名当地男子接头并进行了交易,但佟学武没有十足把握确定这次交易的物品为毒品,为保险起见,按照上级“放长线、钓大鱼”的指示,专案组对王某海、王某波二人继续展开秘密监控。6天后,王某海、王某波准备趁夜返程,佟学武等人又钻上车跟了上去……

货车司机王某海、王某明马仔王某波均为长期吸食冰毒人员,吸食冰毒后,短期内精神会极度亢奋,可以连续几个昼夜不眠不休驾驶车辆,除了中途加油以外,货车一直保持着高速行驶。佟学武一行四人为确保目标不出视线,困了就吸根烟或者喝罐红牛,实在挺不住就换人驾驶,就连小便都在车里用空的矿泉水瓶解决,三天三夜不眠不休,死死“咬”住运毒货车。

机关算尽最终难逃恢恢法网

6月15日,目标货车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司机王某海更是罕见的把货车开进了高速服务站。货车停下后,两人先是吃了顿饭,饭后王某海没有要走的意思。佟学武敏锐地察觉到事有蹊跷,难道王某海有什么企图?为证实猜想,佟学武立即安排人在卫生间、吸烟区等有独处机会的点位布控。


布控人员到位不久,王某海就走进了卫生间,在确定王某波没有跟上来后,他迅速拿起电话:“喂,高哥,这小子看我看的太紧,才有机会跟你联系。今天晚上货车在山海关一停,咱俩就把货掉包,黑了那小子的货……”

通过王某海的通话情况,专案组可以进一步确定,其运送的货物为冰毒无疑。可是,如果王某海一旦将毒品掉包,情况将很难控制,因此专案组领导当即决定,立即部署全面收网。

当晚,王某海、王某波货车到达山海关收费站,在其停车缴费时,埋伏在周边的警力迅速行动,一举将王某海、王某波抓获,当场缴获冰毒2公斤。至此,辉南县公安局专案组经过20天跟踪监控,跨越了9个省市,行程1万公里,终于将这个为祸通化地区的贩毒团伙打掉,并摧毁这条横跨吉、滇两省的贩毒通道。


忠孝难全英雄与母亲重逢即永别

6月16日晚20时许,回到辉南的佟学武照例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直到此时他才知道自己年迈的老母亲已在家病危。原来,家里人都知道他是在刀尖上与毒贩博弈的男人,生怕外力的干扰会把他陷入危险境地,一直没敢把老人的事告诉他。

得知消息后,早已疲惫不堪的佟学武仿佛被子弹击中一样,一下瘫倒在地上。他勉强支撑起身子,急冲冲赶回家中。佟学武疯了一般跑进母亲的房间,“噗通”跪在了床前。

“妈呀,你咋了……”房间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

听到儿子回来了,躺在床上的老人好像焕发了生机,目不转睛地看着儿子,眼里满是慈爱。佟学武紧紧握着母亲的手,泣不成声。

次日傍晚,老人带着欣慰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相关报道

即日起,湖北暂停或取消文化演出活动!

1月23日19时,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以黑护商,以商养黑!这个22人的涉黑"公司"倒闭...

现年60岁的“黑老大”洪建国,发迹于20世纪90年代,面对不断膨胀的权钱欲望,他迷失了自我。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垃圾袋补车玻璃?!这里有一份来自警察的《寒...

一个大写的“牛”!